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媒体聚焦 >

宿峰:杜绝红包的“平民医生”

发布时间:2018-12-04 11:57本文出处: 中安骨病医院


宿峰院长在为患者扎针

 

  人民网呼和浩特8月7日电(记者 张桂梅)今年这半年,对宿峰院长来说,他确实很忙。经常隔半个月,他就要从北京坐诊的中日友好医院飞回呼和浩特,接待他的病人朋友,他说“病人离不开我”。人们称他是一位“成功的医生”,短短几年间,他将中安类风湿骨关节病专科医院连锁似的开到了内蒙古、河北、山东等地,分院达到26家。

  他头上顶着无数的光环与荣誉:2013年中国医院管理十大杰出贡献人物;他发明的“绿色多维疗法”获得国家专利,并被中国药学会收录到《中国药学会年鉴》……

  对于此,他似乎并不看重。他说,要想做一个好医生,除了高超的医术外,还得有高于常人的情商,善于与患者交心。他一直这样认为:患者才是医生的衣食父母,只有将他们放在心中,当作家人,“学会与患者沟通,何愁搞不好医患关系呢?”在患者心中,他是一名杜绝红包的“平民医生”。

  小童年立志

  宿峰从医,与他的童年经历有关。

  宿峰生于内蒙古巴彦淖尔盟(现巴彦淖尔市)一中医世家,其舅舅就是当地有名的中医。还在他十多岁的时候,就跟着舅舅去为牧民看病,几乎走遍了当地所有的牧场,也认识了很多得病的牧民。

  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巴彦淖尔地区,不像现在到处是高楼和汽车,人们还是交通基本靠走、通讯基本靠吼,不过牧民们的“走”是要靠骑马的——按照现在的经验看来,冬天骑马,比走路更有害健康,因为那时候天很冷,而牧民放牧放牧,每天就坐在马背上,很容易得风湿关节病,胳膊腿都是变形的,有很多人下了马都不会走路。为了止痛,他们就喝酒,加上因为关节痛而心情烦躁,所以经常见到喝酒打架的,打老婆、打孩子、打别人,自己痛苦,别人也跟着遭罪。

  “我跟着舅舅行医,看见了很多像我一样的小孩子,他们似乎比患病的大人还要痛苦,这点你能想到吧?” 宿峰回忆说,小孩子们那胆怯、忧虑、心痛的表情,他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那时候他就下定决心:我也要做医生,像舅舅那样为家乡的牧民解除病痛,让像我一样的小孩子不再为大人的病痛焦虑忧愁。

  当然,医生当时是很受人尊敬的,那些牧民恨不得抬着他的舅舅走,他们看医生就像看神仙一样,“这也算是虚荣心吧?反正那时候我就发誓一生做医生!” 宿峰笑着说。

  宿峰回忆,自己立志要当医生,也与自己童年的一场病有关。自己七八岁的时候,因感冒引起发烧,住院半个多月都不能痊愈。后来爷爷的一位中医朋友来了,只开了几分钱的药吃了,病就好了。“中医这么神奇,我也要当中医。”从那时起,宿峰的心里就有了个目标,当医生。

  师出名门

  当然,要想做一个好医生,光有愿望和誓言是不够,还得学习。

  宿峰说,自己在学习中医的时候,有很多得天独厚的条件—自己家是中医世家,有数不清的中医书籍,舅舅是中医,可以说,既有好老师,又有足够的“课本”。

  但学习起来也遇到不少困难。当时他有很多字都不认识,就是靠大人念、自己跟着背,后来是左手拿着医书,右手拿着字典自己看。那时候很多中医典籍都是繁体字,现在的大学生也不一定能认全,他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自己愿意学,家里也支持,就这样背下来了《黄帝内经》和蒙古族医书《蒙药正典》,《本草纲目》、《伤寒论》等中医典籍。

  高考的时候,宿峰直接就报考了内蒙古医学院(现在改为内蒙古医科大学),在那里获得了中医学硕士学位。此后,自己真正走上了从医的道路,并且一边看病一边进修,从“宿大夫”直至“宿教授”。

  李时珍为撰写《本草纲目》遍尝百草,宿峰这几十年为了找到治疗风湿骨病的最佳疗法,也是遍访名师。

  路志正、焦树德、颜德馨、周乃玉、张乃铮、董怡、施桂英、吴东海、顾月英,这里面有中医,也有西医,共同点就是他们都是国内外知名的风湿病专家,宿峰跟着这些名家系统地学习了中西医治疗风湿骨病的专业知识和技能。宿峰经常自豪地说:“我是中医国手焦树德的关门弟子”。

  创新中医

  时代在发展,科技在进步。中蒙医学也有一个发展进步的过程,“几千年传承下来的疗法和验方固然有神奇的疗效,但是还必须与现代科学技术有机地结合起来,进行改进与完善,以适应‘病万变,药亦万变’的治疗法则。”宿峰这样认为。

  现如今,宿峰发明的“绿色布克多维疗法”,已经获得了国家专利。其采用的独特治疗技术“代偿痛点叠加药仓给药法”是目前迅速减除类风湿骨关节病局部肿痛有效的创新疗法。

  “是宿院长给了我再次走路的机会。”正在医院扎针治疗的患者张丽珊,家住呼市回民区坝口子村,今年60岁,因为腿部关节风湿,一度走路都需要靠拐杖。打听到宿峰院长治疗风湿病有办法,她专门来试试。治疗了一段时间后,她感觉效果不错,“现在我都能骑着电动车出来逛街了”。张丽珊激动地说。

  在喜欢研究历史的宿峰看来,被翻译成许多国家的文字出版发行的《黄帝内经》、《千金方》、《本草纲目》,当时都是代表着医学最高成就,按现在的眼光看来,他们就是那个年代的“高科技”。

  他经常说,现在看传统中医,必须用辩证唯物主义的眼光来看,精华要继承,糟粕要剔除。

  “你看针灸、推拿这些医疗手段,今天在外国人看来还是很神奇、很神秘,但是确实有效,这就要学习、要发扬,而有些东西,比如说‘龙骨’,现在知道了,实际是龟壳和牛的肩胛骨,要它来治病,还不如研究上面的甲骨文更好。”宿峰畅谈中医,严谨中不失幽默。

  想了解中医,宿峰认为可以看看《史记》中的《扁鹊仓公列传》,司马迁著书还是很科学严谨的,那里面很多观点和方剂,到今天还在用,而且很管用。他谈到,至于有些书说古代某名医为患者开刀,左膝盖里面取出黑白棋子,右膝盖取出黄雀,而且那黄雀取出来还飞了,那就是夸大其词,这种对中医的神化,对中医的继承和发扬是很不利。

  “世界上没有什么神医,只有科学,医学也是科学,要用科学的眼光看待,也要与时俱进、继承发扬、不断创新。”宿峰在不同场合,经常向旁人宣传他的辩证中医理论,他说,一切医疗技术都要经过科学的检验,传统中医只有与现代科技有机地结合,才能不断发展进步,才能为越来越多的人接受,才能为越来越多的人造福。

  平民医生的愿望

  想做个好医生,会不会收红包?遇到医患纠纷怎么处理?对于记者抛出的疑问,宿峰院长似乎心有成竹。

  “护士脸难看,医生难见面,专家要红包,院长像神仙(可望不可及)。”在医患纠纷中,有患者编出了这样的顺口溜发泄心中的不满,这固然有些以偏概全,但也从侧面反映了患者与少数医院和医生确实存在不和谐的现象。

  日前,记者到宿峰院长办公室采访时,看到墙上挂着他自己撰写的《医德小论》。他解释说:“医生之责在于疗疾愈伤,救人于水火。吾当精劲其业,怜病惜人,救危济难。病家馈赠,分文莫取,取则自辱其身,自贬其格。”

  对于其中的缘由,宿峰院长动情地说:“我自己首先是党员,其次才是教授,我还在部队医院工作过。没有党和国家为我提供的大学教育,我可能还是某个牧区的一个游医,不能有今天的成就。”

  在宿峰院长看来,医生和患者是一个互相依存的共同体,没有患者就没有医生,没有患者,也不会有你个人的技术和事业。作为一名合格的医生,全心全意为患者服务,是起码的准则。因此一定要摆正位置,端正态度,真正明确自己为患者服务的身份,发自内心地尊重病人

  “你收不收患者的礼物?”

  “收与不收,那要看什么礼物!”宿峰院长指着墙上的锦旗告诉记者,这些锦旗、感谢信会收,不收会伤害患者的感情;礼金红包,坚决不收。“因为我已经收过诊费了,再收红包,那就是哄抬物价,物价局不答应的,我的良心也不答应!”宿峰院长爽朗的笑了。

  此前,广东的一位富商患骨质增生被宿峰院长治好了,他一定要送一条很重的金项链给宿峰,而且很执着。“我当时告诉他,如果你坚持要送,我就把它捐给希望工程,与其我捐,不如你自己亲自捐。结果我没要,他捐没捐,我就不知道了”。宿峰院长的幽默,逗乐了在座的许多病人。

  那么,在中安医院里,有医务人员收红包现象吗?记者采访得知,民营医院没有所谓的编制困扰,患者在就医中发生了不愉快,投诉一经确实,被投诉人就有丢饭碗的可能。“谁愿意为了一个几百元的红包丢了工作呢?” 在中安医院,做一个“消灭”红包的医生,已经成为医务人员的共识。

  宿峰一直这样鞭策自己,医学是一门发展的科学、探索的科学,面对充满未知的世界,医生只有勤学苦练、勤于思考、善于总结、勇于创新,才能不断提高自身的业务素质和能力。谈及自己的愿望,宿峰院长表示,有一句流传久远的话最能代表我们医生共同的愿望,那就是,但愿世间人无病,何愁架上药生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