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医院新闻 > 详细

无痛三分钟人流骗了多少女人? 女孩子必看!

发布时间:2018-12-11 10:06本文出处: 呼市类风湿医院_呼市好的骨科专家

试想多少个辗转的夜晚,是千万少女不愿回忆的过去,是午夜梦回时惊醒的,铁器进入身体的疼痛,和当时无知的脸……

怀孕五个月的小静躺在病床上,刚静脉注射催产针的她看上去很憔悴。

天气闷热,除了护士没人和她搭话。

男朋友没有来,两天后,她开始疼痛难忍,医生决定进行堕胎手术。

“孩子已经成型了,需要自己生。”

手术经历漫长的四小时,期间不断有喊叫声从手术室里传出来。

结束手术的小静,好像死过一回。

 

不能言说的痛苦

1300万例人工流产中,近一半女性不满25岁。

一位妇科医生说,最心痛的就是面对一张稚嫩的脸,懵懂地询问:“医生,流产不痛吧,不痛就没事吧。”

国家人口计生委科学技术研究所2013年发布的一组数据显示:每年中国人工流产的次数已达 1300 万人次。

庞大的数字背后都是不能轻易诉说的故事。

《中国青少年生殖健康调查报告》显示,“15岁~19岁女孩中8%有性经历且多次怀孕率高于20岁~24岁”。

中国流产女性中,25岁以下比例占到近五成。

有个女孩在20岁时打掉了自己的孩子,她说“不是所有事情,靠坚强就能扛下去。”

因为男友没负责,女孩自己买了药,没流干净,又二次清宫。

她躺在手术台上,听着耳边传来的金属撞击声,恍惚中感觉冰凉的东西,伸进了自己的身体。

然后她睡了过去,醒来一切都结束了。

慢慢地下床,弯腰穿好鞋,或许是血液的流失,让她感觉一阵眩晕。

向护士道了声“谢谢”,她走了出去。

那时她还不知道自己以后可能都无法做妈妈了。

 

柴静曾经对一些十五六岁就经历意外怀孕的女孩做过访谈。

这些女孩说起经历来云淡风轻:

因为好奇;

没想到成功率这么高,一下就中了;

流产之后再也没去找过他,因为觉得肮脏。

然而访谈中的女孩璐璐却在日记中写道:

“这是一段多么让我不愿回忆的过去,午夜梦回时惊醒的,抹不了那铁器进入我身体的疼痛,和自己无知的脸。”

即便有人安慰说以后的路还很长,可有些痛苦,没经历过就永远无法感同身受。

怀孕本是一个女人幸福的权利,她们却可能要不起。

默默承担一切后,还要在人前学会微笑,假装不痛。

 

关于流产,你应该知道的事

(提示:关于流产,这部分图片可能会引起一些不适)

即使是常见的人流手术,女性和胎儿都要受很多苦。

如果孩子只有两个多月,女性要做的是药物流产。

就用两粒药,一个阻断孩子吸收养分,另一个让子宫剧烈痉挛。

母亲会感到生不如死的疼痛,伴随呕吐,腹泻。

而那个小小的胚胎在意识到自己是什么之前,就成了死胎,在妈妈疼痛中的任意时刻,被随随便便地排出来。

药流如果失败,还有进行二次手术。

如果孩子已经有5到13周,吸刮术才能把他弄出来。

这时他已有心跳,手指也开始探触母亲的子宫,只是骨头还没那么中用。

冰冷的金属器械从准妈妈的下体深入,撑开正在保护胎儿的闭合宫颈口。

一根很粗的吸管被放在这出口,用相当于家用吸尘器20倍的力气,把孩子撕扯成碎片,再从子宫吸走。

孕育到5、6个月的生命,就得用扩张清宫术了。

胎儿的身体有成年男子的手掌那么大,所以准妈妈在做手术的前两天,就要在宫颈口塞上干海草棒,它们吸收水分后直径会膨胀,从而给胎儿撑开出口。

妈妈艰难地躺下,一个加重的金属器先撑开她的下体。

吸管在这时候已经不够用了,医生要选的是更有力的清宫钳,它们把孩子四肢一块块地从躯干上生生扯下。

至于孩子已经成型的头颅,最难拔,但是钳子能挤碎它。医生会看有没有白色的液体流出——那是孩子的大脑。

7个月以上的孩子,就算早产都有很大可能活下来,所以引产要持续三四天。

锋利的针头刺穿妈妈的肚皮,载着一种名为“地高辛的”药物,直达婴儿的大脑。

这时的他,已经能感觉到疼。如果第一次的药量不够,挣扎中的胎儿还可能会再挨多一针,直到能被确认在腹中死亡。

之后是同样的扯出四肢,躯干,夹碎头颅。

每一种手术流产后,医生都要刮干净胎儿的尸体碎片,即便子宫可能撕裂穿孔,周边的器官也都会有不同程度的损伤。

以上的每一种,都可能导致女人的永久不孕,甚至死亡。

 

流产,不仅仅是身体上的创伤

堕胎女人的自杀率比未堕胎的高5倍。

在西方,堕胎是极具争议的手术,在某些宗教主导的国家,甚至将堕胎与杀人等同。

中国虽未有相关伦理的争论,但对孕妇来说,从身体中拿掉一个生命,也是对心理的一场极大的考验。

有专家描写这一过程时说:基本上,胎儿是被砍碎,然后用抽吸器吸出,出来的时候只是一堆肉碎。

文字比画面的冲击感小了很多,一般来说,罪恶感、做噩梦、怀念孩子都是术后心理症状。

 

2008年,香港一名怀孕女子被女网友用利刀割开腹部,划出一道五寸长伤口,血如泉涌。

施暴的这名女子,小产后患上抑郁及妄想症此次借赠送婴儿衣服为名,约对方到自己寓所,乘机划破对方腹部。

2014年,山东省烟台市莱山区警察接到报警电话,疑似女生被绑架,到现场才发现,没有打斗痕迹,倒是有很多针头注射器。

女生姓黄,只有20岁,分手后发现怀孕的她,不得不选择流产。

手术后心情极度抑郁的她常常借酒消愁,当酒精对抗不了抑郁时,她选择了吸毒,甚至自残。

就在事发前,她才吸了大量毒品,并用刀片割腕自杀,身体虚弱,深深的伤口里竟然流不出血。

这就像身上的伤口,无法说给人听,无法痊愈,却一天比一天严重。

美国的研究表明,堕胎妇女患抑郁症的比例是没堕胎的4倍,自杀率高于其5倍;

产科和妇产科学院的博士研究堕胎后遗症时还发现:

35%的堕胎者经常会感受到被堕胎的孩子来到访;

54%的堕胎者经常会做与堕胎有关的恶梦;

73%的堕胎者经常会回想堕胎那一刻的经历;

81%的堕胎者常想念被堕胎的孩子;

65%的堕胎者常常有自杀的念头。

 
 

高重复流产率

每个百分点背后都有一群渣男

在妇产科工作的长辈,常常告诫家里孩子,要珍惜自己,也不要祸害他人。

“保护好自己,别糟践自己,为了一个不确定的男人伤害自己,真的不值。

总觉得堕胎这种狗血的事离自己很远,但事实却让人不寒而栗:

天涯上一个网友为男友流产5次,当她需要宽一点的卫生巾时,男友却抱怨她奢侈浪费。

争执吵架时他说:

你以为你还和以前一样呢,表面上看着真的一样,实际上你已经是个不完整的女人了。

谁和你在一起谁倒霉,流了那么多次还这么嚣张,我家就我这么一个孩子,我可不想断了香火,你tm该跟谁跟谁去。

男人对女人的伤害,不一定是他爱上了别人,而是他在她有所期待的时候让她失望,在她脆弱的时候没有给她应有的安慰。

姜思达(奇葩说辩手)曾征集那些受过伤害女孩的经历。

有个女孩说:“我永远无法忘记,2016年5月10日,宫外孕大出血的我被推进了手术室,那个说要娶我的他,签了字就再也找不着了。

在两性关系中,女性在生理方面往往比较弱势。

人们把性爱描绘得神圣又美丽,然而在有些男人眼里却是不计后果的宣泄。

为了满足自己的快感,他们拒绝避孕套,以安全期、吃避孕药等各种借口去欺骗无知的女孩。

只言片语的他,支离破碎的她。

 

年轻时无知,年长时愚昧

在21世纪的今天,还是有很多人为了家庭不破裂,用自己的命去换一个儿子,为了生“男孩”而堕胎。

安徽小伙王某夫妻生下女儿后,因 “延续香火”的观念严重,走上“不生儿子誓不休”的征程。

结婚十二年,为了逃避计生监管,他们先后离婚两次,数次流产的妻子试管婴儿接连失败,后被诊断为继发性不孕、盆腔粘连。

生子无望的王某在今年9月,再次起诉和妻子离婚。

已有3个女儿的广东陈女士,有个一直想抱孙子的婆婆。婆婆逼着她先后怀孕8次,每当检查出是女儿,就带她去引产。

2015年,再次怀了女儿的陈女士,在手术过程中,因多次引产造成子宫壁太薄,引发大出血,抢救无效死亡。

这是她第9次怀孕,也是最后一次走上手术台。备受磨难的子宫,最后带走了她的生命。

一个女人的悲哀,是自己也把自己当成了生育工具。忘记了自己首先是人,然后是女人,最后才是母亲。

她自己的一生,也是同样弥足珍贵的一生。

 

 

两性教育在中国的教育体系中一片空白

有人说,这是一个可以开黄色笑话、调戏妇女,可以猥亵幼童,可以约炮偷情出轨,可以视频直播淫秽,但就是不能在教育中谈两性关系的时代。

女孩初中时问当医生的妈妈:什么是精子,什么是卵子,妈妈不但没告诉她,还给她一个耳光。

湖北一对硕博夫妻,结婚三年没有孩子,去医院检查发现妻子竟还是处女。

原来两位高级知识分子认为:只要一起睡觉就会有孩子。

以“无知”为“知羞”,是我们观念里的政治正确。

大学生连自己青春期发育特征都不了解,你还指望他们会戴避孕套吗?

因为缺乏避孕知识,中国25%有过性行为的青少年都有意外怀孕的经历。

一谈到性,人仿佛就不自觉地变成了双面派:

明面上视它为洪水猛兽,私下里时兴滥交。

人流广告随便做,计生用品贼一样;

出轨成了常态,婚姻沦为儿戏。

而“打胎有什么大不了”的观念,也不知害了多少人。

某医生曾碰到一件荒唐事,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跑去不育不孕科看医生,说她都有过两三年性行为了,为什么一次都没怀上,一次都没落过胎,同学都落过好几次胎了。

在这姑娘看来,没有堕过胎是一件很没面子的事,堕胎成了同学朋友间的一种“时尚”。

 

 

青少年心理教育专家陈一筠在广西南宁调研时,发现已有9岁少女堕胎的案例,孩子父亲是一个13岁男孩。

医学杂志《柳叶刀》曾刊载过一篇论文,文中指出每年全球堕胎案例4400 万,其中有将近一半是在不安全的情况下进行的。

无痛人流对身体造成的创伤,与传统人流并无二致,甚至增加了一份麻醉的风险。

她们不知道,轻飘飘的一句“正常”,背后藏着多少人的苦痛。

1973年美国法案允许妇女拥有堕胎权,人流最初为了保障女性安全而出现,是社会的进步。

但因为网络文化的盛行,外国的性开放观念的输入,越来愈多的女孩子对堕胎这件事已经忽视到我们不得不警醒的地步了。

1300万这个数字暗含的意义,也许我们要思考,如何能够防患于未然?

父母对子女的教育,从来不能仅仅停留在成绩,涵养上面;性教育更是不能被忽视的。

北京市妇联曾做过一个调查:结果显示:74%的家长回避和孩子谈性。

缺失社会教育、学校教育、家长教育,性教育,已成为中国最落后的教育。

要知道,性教育并不是什么洪水猛兽,性教育的本质,是一种爱的教育。

你若真的疼爱你的儿子和女儿,那么请不要,请不要欲说还羞。

大方的告诉儿子,你要保护女生,要学会承担责任。

大方的教育女儿,你要学会拒绝,学会保护自己。

也许会少一些悲剧的发生,多一个快乐的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