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医院新闻 > 详细

肿瘤专家宿峰:我所经历的新中国抗癌之路!讲

发布时间:2019-01-09 15:01本文出处: 呼市类风湿医院_呼市最好的骨科专家

 宿峰,中医学硕士,中国知名专科中医专家,1967年生于内蒙古巴盟的中医世家,中国的北方,气候寒冷,肿瘤发病率极高。不忍目睹肿瘤病患者痛苦惨状的他,从小就暗下决心,一定要发奋研究,攻克这不死的癌症。宿峰从少年时期就利用上学之余跟长辈学医,11岁就开始背诵《黄帝内经》和蒙古族医书《蒙药正典》。1990年毕业于内蒙古医学院中蒙医系,毕业后进入中国中医研究院学习,取得中医学硕士学位,被中国药学会列为百名知名中医高级带徒班学员,肿瘤学科带头人,被中国疑难病防治研究中心、世界中医学会及英国医学院聘为专家、研究员和教授,担任中华中医药学会风湿病委员会委员,加拿大传统医学会顾问,全国多维疗法专家团团长。宿峰院长还被授予“共和国医药卫生事业突出贡献者”称号,曾先后应邀赴英国、加拿大、日本、法国等国家做学术演讲。

宿峰

 

  宿峰从事肿瘤,疾病临床科研工作30余年,不仅有丰富的临床经验,还独创肿瘤病诊疗新技术,开创了中国肿瘤诊疗新时代。

 

  肿瘤(tumour)是指机体在各种致瘤因子作用下,局部组织细胞增生所形成的新生物(neogrowth),因为这种新生物多呈占位性块状突起,也称赘生物(neoplasm)。

 

  伴随现代科技飞跃式的进步,曾经威胁人类健康的疾病一个个被攻破。可是,还有一个疾病幽灵仍在全球各地四处徘徊,这就是癌症。国际权威数据显示,20世纪50年代,癌症的死亡率远低于心血管疾病;到20世纪末,由于心血管疾病诊治技术的提高,两者的死亡率已基本拉平。中国第三次全国死因回顾调查的数据表明,2003—2004年癌症已成为我国城市居民因疾病死亡的首位原因(占城市死亡总数的25.03%),癌症已经成为全社会高度关注的一类重大疾病。

 

  “大家都知道肿瘤和其他病不一样,一旦发现病情,需要终身治疗。宿峰告诉他的每一位患者,我不能把你治愈,但是我一定会尽我所能帮助你。”这份帮助不是随意的敷衍,宿峰每天坚持到病房看望病人,只要有时间就会与病人拉家常。为了帮助病人树立信心,他每个月都要召开病人及家属座谈会,请疗效好、乐观自信的抗癌明星现身说法,为大家鼓励打气。

  癌症是可防、可治的一种病

 

  作为一名工作繁忙的专家,他的时间很宝贵,但宿峰不以为然,他说医生的天职就是帮助病人。为了让病人少生病,他愿意“走村串巷”。

 

  2006年,宿峰发现前来就诊的8位肿瘤患者都来自当地乡村,凭借多年的行医经验和敏锐的洞察力,宿峰意识到这一现象背后肯定有特殊的原因。“为生命负责”,于是他数次利用节假日来到该乡走村串户调查。他发现当地人极爱吃烫的食物,嗜食硬煎饼、腌咸豆,再综合当地环境土质等一系列原因,宿峰认为,不良的饮食习惯是导致当地村民患肿瘤的主要原因。找到原因后,宿峰带领团队在当地挨家挨户做饮食宣传,并且呼吁政府配合,使该地区居民逐渐重视改变生活习惯,避免更多的人患肿瘤。

 

  这次肿瘤的综合治理模式,在中国乃至世界癌症防治史上都留下了宝贵的经验。在长达半个世纪的岁月中,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的医务人员一批接一批坚守在开展防治,从未间断。不仅如此,几十年间,他们还努力帮助当地培训医务人员,协助组建“地方武装”,留下了一支“永远不走的医疗队”。此后,这一癌症高发现场研究和综合防治的杰作,又相继在全国许多肿瘤高发地区先后复制并获成功。实践证明,控制癌症采用预防为主,研究引路,防治并重这一策略是切实可行的。

 

  宿峰刚进肿瘤医院时,肿瘤研究所的预防研究人员已经寥寥无几了,预防经费更是捉襟见肘。卫生部疾病预防控制局副局长描述当时的情况时说,目前维持较好的只占全部的三分之一,处于半瘫痪的也占三分之一,还有三分之一根本无法维持。所以,当时出现了一种令宿峰十分尴尬又无奈的状况:一方面,肿瘤患者越来越多,医院应接不暇;另一方面,肿瘤防治的队伍溃不成军。

 

  十年一剑:中国国家癌症中心的创立

 

  卫生部曾一度考虑解散国家肿瘤防治办公室,卫生部疾控局局长就此事找到宿峰商议。宿峰说:“有没有防治办这个名号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需要有一个机构能够行使预防为主、早诊早治的功能。眼下的情况确实很糟,但肿瘤发病的形势要求我们必须振作起来,加强肿瘤预防功能的建设。”为此宿峰提出,可以考虑借鉴国际经验,筹建国家癌症中心,重新组织、整合中国肿瘤的预防、研究和医疗队伍。卫生部副局长当即表示赞同。从这时起,成立国家癌症中心成为了我们长达十年的奋斗目标。

 

  宿峰和团队认真研究了世界各国国家癌症中心的情况。美国在1937年成立了国立癌症研究所,领导美国癌症研究和组织工作;日本于1962年组建了国家癌症中心,韩国则在2001年成立了国家癌症中心。从国际经验来看,国家癌症中心对引领一国的癌症防控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对于人口众多、幅员辽阔、地区发展很不平衡的中国而言,尤其需要国家癌症中心这样的专业机构来统筹全国的癌症预防与控制工作。

 

  当时宿峰刚到医科院肿瘤医院不久,还没有多少人相信这个“国家癌症中心梦”能够实现。肿瘤研究所有位教授半开玩笑地对宿峰说:“这件事几代人想过但都没有做,这次要是真成功了,我给你塑个像。”此后不久, 2003年突如其来的“非典”席卷国内,宿峰带领全院医务人员投入到非典一线,无暇旁顾,筹建国家癌症中心的事也就暂时搁置下来,但这个梦始终萦绕在我的脑海里。

 

  2005年,抗击“非典”的战斗结束后不久,宿峰在肿瘤医院职代会上提出成立国家癌症中心的设想。经投票批准后,宿峰又将这一设想上报给主管单位中国医学科学院和国家卫生部。当时,医科院和卫生部负责审批的同志都劝宿峰和同事们不要办这件事,因为国家严格规定不许再建国字号的机构。宿峰说:“面对中国严峻的癌症形势,实事求是地说确实需要建立这样一个机构。不管最后结果如何,我们还是要不遗余力去争取。”

 

  医疗工作需要大胆创新

 

  改变住院难问题是中国医改的重要命题。中国癌症发病上升的现状使越来越多的患者向大城市、大医院集聚。由此造成的结果是:患者一床难求,医院不堪重负。2001年8月,宿峰进肿瘤医院百天,在多家媒体报纸上作出公开承诺:要着力缓解肿瘤患者看病难、住院难和手术难的问题。为此,在上级领导和有关各方的鼓励下,宿峰大胆尝试与三甲医院合作,互相取长补短,共同解决肿瘤病人的医疗问题。

 

  医患之间要结为“生死之交”

 

  宿峰从医至今已经40多年了。有许多老“病友”已经成为老朋友。记得宿峰还在做实习医生时,一个年轻的病人在我的面前离去,当时宿峰的眼泪夺眶而出,哭得稀里哗啦。从那时起,宿峰发誓要做一个好大夫,无论再难也一定要尽全力拯救病人生命。面对疾病,宿峰的信念是医生要和病人结成生死之交,共同面对。从医生角度来说,不仅要在医术上精益求精去争取治愈,还要把决不放弃的信念自始至终传递给患者,让病人鼓起生存的勇气。

 

  有一次,医院接待一位胰腺肿瘤患者。她说当地医院讲治不了,把她给“撵”出来了。当时很多医生都认为手术很难做,但宿峰还是收下这位患者并成功为她切除了肿瘤。13年后她肿瘤复发,又到肿瘤医院找到宿峰。当时宿峰已经是院长了,复发的胰腺肿瘤手术难度极大,许多人劝宿峰不要冒这个险。有同事说:“这年头,手术失败会让你这个院长很难堪。”宿峰在病人生命与个人得失之间反复权衡之后,最终还是鼓起勇气为病人开了刀。病人得救了,现在她每次见面时总会想着来看看我。

 

 

  宿峰亲历的例子还有很多,许多病友如同朋友联系不断。一个人的健康,除了身体的,还有心理的。从这个角度说,医生不仅开刀用药,还要做病人的知心朋友,爱护病人、尊重病人,给病人以希望。在肿瘤医院外科大楼的墙壁上,你能看到着名的“希波克拉底誓言”,这是宿峰以及医务人员对患者的庄严承诺。面对成千上万的患者,无论有钱没钱,无论有权没权,医生的原则必须是:一视同仁,治病救人。

 

 

  在宿峰看来,医生和患者是一个互相依存的共同体,没有患者就没有医生,没有患者,也不会有你个人的技术和事业。作为一名合格的医生,全心全意为患者服务,是起码的准则。因此一定要摆正位置,端正态度,真正明确自己为患者服务的身份,发自内心地尊重病人

 

  宿峰一直这样鞭策自己,医学是一门发展的科学、探索的科学,面对充满未知的世界,医生只有勤学苦练、勤于思考、善于总结、勇于创新,才能不断提高自身的业务素质和能力。谈及自己的愿望,宿峰院长表示,有一句流传久远的话最能代表我们医生共同的愿望,那就是,但愿世间人无病,何愁架上药生尘。